“北京会议”上广东陶瓷大佬们的“吐槽”丨第三只眼

发表时间:2024-01-11 21:13:10    文章出处:资质荣誉

  这次会议的召集人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这看上去有些“无厘头”:搞电子的怎么管起陶瓷来了?

  而且,这次会议来的都是陶瓷大佬,比如叶德林、何新明、边程,还有何成健(新锦成)、张旗康等,他们都是亲自参会,并发言。

  这些年因为防控三年,加上生意难做,马可波罗、新明珠又在上市辅导期,故大佬们都减少了公共场所的露出,非必要不出席,发言则更小心。

  虽然是广东陶瓷协会组织了行业企业代表参加。但喜欢深居简出呆在东莞的黄建平还是没有出席这次“北京会议”。不过,他还是派了董事钟伟强参会。

  搞房地产很成功,同时入主科达制造成为大股东的宏宇董事长梁桐灿依然懒得参加陶瓷圈的务虚会议,但他也派了助理叶劲立参加。

  另外,参会的还有外墙砖第一品牌珠海白兔(旭日企业)的副总经理吴志坚,以及在清远把洞石做到第一的天弼企业的总经理黎友海。

  当天上午的会议其实就是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下属的材料工业研究所主导。北京方面出席研讨会的还有来自国家部委、研究院、高校及协会15位专家。

  其中包括:中国建筑材料工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王晓芳、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绿色发展与节能环保研究室副主任刘菁钧、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行业工作部副主任冯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国家发改委国家节能中心处长辛升。

  出席会议的还有工信部原材料司原司长周长益和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总工程师秦海林。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下面的工业材料研究所在会上以《“双碳”、“双限”背景下,我国建筑陶瓷行业高水平质量的发展政策研究》为题,做了个重点发言。

  其他研究院所、协会专家也就国家“双碳战略”大背景下,建陶企业高水平质量的发展问题提出相关建议与解决方法。

  周长益在发言中希望,“建筑陶瓷协会要做好政府与企业的桥梁和扭带”,并指出“提高能源利用率的重要性”。

  自2021年下半年遭遇房地产拐点,市场开始收缩,由增量变存量、减量,广东陶瓷大佬们经营压力由此爆涨。

  虽然大家都还处在头部阵营,有一定的品牌(大品牌/“广东砖”区域品牌)溢价能力,但这点优势在当前经济下行大环境下,正被外产区陶企依然疯狂的“大产线+快烧+高周转+短程物流”模式一点点削弱。

  要知道,过去大佬们可是根本上就看不上分布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产区的陶企,但即便还有降维打击这一招,其力度也是有限的。

  因为从报表上看,自身的毛利率也持续在下滑。而更重要的是,尽管广东陶企通过全链条精益化管理改善毛利率还有很大空间,但要克服繁荣时代“粗放式”经营陋习还要时间。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广东陶瓷大佬们面对北京“双碳战略”的继续施压,不免对越来越粗暴的“北方模式”心生抱怨,对全行业高水平发展展前景疑虑重重。

  一一近年来,北方新建的窑炉产能一般比原来还翻倍,有些甚至翻三番,所以实际上全行业的总产能没有减少,而是还有增加。

  一一目前产能严重超过标准,市场上产能的实际释放达不到50%。严重的供大于求,导致恶性价格战盛行,为降价甚至会出现了低温快烧牺牲品质的现象。

  一一瓷砖的属性决定它是要经过高温烧的,故肯定要消耗能量。而好的品质(致密度高、低吸水率)能耗会相对高一些,因为烧的时间长。

  一一可以考虑通过税收挂钩或销值挂钩的方式带领企业做品牌、做质量、做高附加值。

  一一产值、增加值都很难考核能耗,建议以单位税收能耗作为淘汰标准,防止“劣币驱逐良币”。

  一一现行瓷砖减薄标准太宽松,应该制定一个比较严格的限厚标准,比如地砖不能超过9mm。

  一一能耗指标不能一刀切,应针对不一样产品制定更细的标准。如果仅考核基准值综合能耗,那么陶企就不能再生产陶瓷大板岩板。

  但是,尽管广东陶瓷大佬们的“吐槽”不无道理,但他们可能没有注意到,所谓的“低端颠覆”正是时下全球性经济长周期的一个热词。

  换言之,过去被大佬们看不上的高安、夹江等区域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可能并不像大佬们认为的那样是走在错误的大路上。实际反而可能是,它们身上正在积蓄一种在某一种意义上颠覆大佬们头部企业的力量。

  就在11月28日,拼多多市值来到1855亿美金,最高峰时1个拼多多=0.95个阿里。

  在拼多多市值直追阿里之际,马云罕见回帖发言:“坚信阿里会变会改,祝贺拼多多。”

  拼多多市值那怕是瞬间超了下阿里,但这件事意味着它作为后来者,通过进入淘宝抛弃掉的未被满足的低端市场,打赢了一场从低端发起的颠覆式逆袭之战。

  克里斯坦森教授在《创新者窘境》提出的一个概念,叫性能过度。其意思是讲即随技术越来越高地满足高端用户,对于大众用户(或是低端用户而言),这个技术本身就性能过度了。

  而且,恰恰由于这个技术过分好了,反而因为价格原因满足不了大众市场的需要。

  咱们建陶行业有没有“质量过剩”现象?这一点还是值得大佬们与众砖家一起商榷下。本人从前年开始就与圈内朋友讲过这样一个观点,即从生产方式的角度讲,陶瓷行业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比如,高温烧制耗能就是一种体现。

  而涂料、免烧生态石等新材料,是在“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故从这个维度看,面对日益涌现的各种新材料,瓷砖连维持市场基本盘的压力,未来也只会增加。

  所以,哀心希望陶瓷大佬们从北京回广东后,除了未雨绸缪持续提升窑炉性能,随时应对新的国家能耗标准,还有就是要思考清楚这样的一个问题:瓷砖作为一种传统建材,它相对高能耗的生产模式是不是真的在衰退了?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