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观察丨始作俑者扛不住率先提价真石漆能起死回生吗?

发表时间:2023-12-05 06:15:23    文章出处:陶瓷过滤机配件

  上个月,《涂装新视野》发了一篇《涂揭秘丨谁搞死了真石漆?》的文章,在业内引起反响,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文章写得很真实、有见地,对引导行业的健康竞争具有积极意义。

  这不,前两天朋友到华东出差,和某省涂协领导聊天时,对方也主动提及过这篇文章。

  这位涂协领导认为,去年底立邦故意搞降价促销,就为了引发真石漆行业的价格战。

  另外三家F4企业不得不被迫跟进,疯狂的价格战让整个行业哀鸿遍野,导致真石漆濒临死亡,众多中小真石漆厂被迫关门。

  当朋友问及为什么协会不出面协调一下,组织企业把价格提一提,给一个建议性价格,保护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呢?

  这位协会领导表示,他们省涂协建议没用,连中涂协孙莲英会长过来亲自召集两家F4企业开会,都协调不好,还是各搞各的,管不住。

  在经过不到一年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价格战之后,始作俑者的立邦自己都扛不住了,真石漆率先重新提价,也因此带动了真石漆价格的触底反弹。

  今年10月10日,立邦率先涨价,从10月15日开始,包括真石漆在内的外墙漆价格上浮5%~15%,据知情的人偷偷表示,外墙真石漆是这次涨价的主要对象。

  早在今年4月份,立邦外墙漆就已经涨价3%~12%。立邦没有特意强调真石漆,估计当时针对真石漆的促销时间还短,尚未达到想要的效果,真石漆并不在涨价之列。

  到了8月份,立邦工程涂料再次涨价5%~10%。同一个月,立邦更是一举发了3份涨价函,和外墙漆都有关系。

  8月这次涨价,真石漆跟着涨价的执行力度如何不清楚,但估计立邦已经扛不住真石漆的促销价格,开始试水提价了。

  短短半年时间,立邦工程漆连续3次涨价,以真石漆为代表的外墙漆累计涨幅在13%~32%之间。

  目前,立邦线元/公斤,比去年底以来因搞促销维持了相当长时间的2.8~3元/公斤价格上浮超过了30%。

  立邦回头是岸,另外几家F4企业的真石漆价格也是水涨船高。三棵树工程漆也分别于5月、8月、10月涨过三次价,5月份线%,线%之间,实际平均涨幅在20%左右。

  涨价函算出来是这样,真正的成交价格能不能涨到位很难说,可能也就比2.8~3元/公斤的促销价格稍高一些。

  但三棵树和亚士要想涨回去同样的高度,难度就大多了。主要是他们的工程漆占比比立邦大,又要保持高速的销量增长,如果价格涨回太高,就非常有可能把促销期间好不容易抢到手的一些市场占有率再拱手让出去,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而今年原材料持续涨价,企业的压力本来就大,利润不好,现金流不宽裕,据说两家企业老板不得不把手里的股票卖出部分套现几亿,以回补企业的现金流。

  对真石漆企业来说,平时在OEM厂和其它供应商那儿欠点儿款没问题,不用着急付欠款、年终奖等费用,还可以撑一撑。

  但现在马上到年底,要兑现员工的年终奖、供应商的货款、银行的利息及其它各种欠款,最难熬的日子就是年前这段时间。

  不得不说,去年底立邦带头搞出来的真石漆促销价格,在搞死部分中小真石漆企业的同时,也让三棵树和亚士很受伤。

  立邦搞价格战,还有大量的零售利润来支撑,毕竟工程业务占比不到30%,其它项目赚钱,对总体体利润影响不大,他玩得起。

  当然,很多中小真石漆厂更是直接关门,经销商和业务员流失严重,即便真石漆现在价格补涨,也很难迅速组建团队和网络,难回昔日风光。

  当然,真石漆的价格略有回升,对有一定规模和实力和专业真石漆厂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有空间能够生产,至少不用亏,甚至有一点钱赚了,业务还能做下去。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慢慢变换新赛道过渡会容易操作些。

  总体来看,立邦作为真石漆降价的始作俑者,降价的结果不仅让三棵树和亚士很难漂亮上岸,还搞死一大批中小企业,抢走了大量市场占有率,不能不说是一步狠辣的“好”棋。

  只是时机点选择得不好,或者说死扛的时间不够,还没有完全达到想要的效果就反悔杀回马枪了。

  立邦当初降价的时候,因为有些地方和产品是在外面贴牌代工的,真石漆整体销量下滑,利润下降,立邦就把在外代工的业务撤回自己厂里生产,收缩战线,以保证利润。

  而有些在外面代工占比较大的企业,一方面自身产能不够,一些生产厂又没有投产,运输成本也贵,另一方面,如果自己生产,没有供应商分担,自己的金钱上的压力会更大。

  他们因为欠OEM厂金额较大,时间又长,现在云南、安徽、广东等很多真石漆厂、砂浆厂、腻子厂等代工厂都不愿意再接他们的单。

  他们原来欠代工厂50万元,循环结算,还问题不大,现在欠到200万元,代工厂也转不开了。

  最可怕的压力是承兑汇票跳票。据中山华艺介绍,他们一直给一家F4企业代工真石漆,这家企业三年前给他们开了几张承兑汇票,现在都跳票了,信誉极差。

  这家F4企业因为工程漆占比太高,日子也非常难过,实在没钱了。无奈之下,他们今年七八月份开始,起诉了一大批欠款不还的房地产客户。

  因为去年真石漆的原材料乳液价格是前些年里面最低的,几家F4企业都觉得线元/公斤问题不大。

  但千算万算,没想到今年原材料价格这么疯狂,产品价格又是历史最低,搞得他们自己都是焦头烂额,从今年七八月开始,不停地起诉客户。

  本来房地产不景气,客户也是怨声载道,不就欠你两三百万嘛。你年初答应给我2.8~3元/公斤的事情,现在又涨到三块五,还不能欠款。

  这家F4企业也是被逼无奈,需要继续供货的,有欠款的客户一律3.8元/公斤,不欠款的客户最低也要3.5元/公斤。

  欠上游代工厂钱多了,人家不愿意再帮忙代工,下游客户又欠自己一债一时半时要不回来,还不得不继续供货,不然全年业绩如何完成?

  大厂减产,OEM厂不接单,小厂关门,真石漆行业销量整体下滑已成不争的事实。

  此次立邦回头上岸,估计心里也清楚,疫情尚未远去,时不时还来骚扰一下,加上原材料暴涨,房地产不景气,只有保持利润,减少应收账款,保证现金流,才能稳住。两害相权取其轻,最终选择少做一点。

  难度很大。因为房地产市场本身低迷,恒大这样的企业都能暴雷,房地产行业的日子有多难可想而知。真石漆价格降下去后,想再涨回来,哪怕涨一点,房地产商都是很难接受。

  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真石漆去年底开始的降价,就等于给房地产行业让利,变相给房地产行业加了工资,如今你想再把加上去的工资给降下来,谁还跟你玩?

  就像你的员工,你给他加工资,他心存感激,你要加了工资之后再给他降工资,他还不给你撂挑子骂娘?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真石漆要想重返昔日荣光,可能性很小,甚至几无可能,最多能延长一些苟延残喘的时间。

  真石漆会不会完全死掉,涂装新视野不敢妄下断语,但真石漆的量大幅萎缩肯定是不争的事实。

  当然,真石漆本身有很多优点,如果能通过技术改良,把其升级换代产品仿石漆的一些优点融合到真石漆身上,真石漆未来或许也不排除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不管怎么说,打价格战这种自残式的经营销售的方式不可取,特别是不赚钱的价格战,即便短时间回光返照赢得一点销量,但长远来看也是必死无疑。

  无论是曾经风靡一时的硅藻泥,还是在外墙装饰领域挑大梁多年的真石漆,都是价格战的牺牲品。


相关产品